当前位置:网站首页郴州头条城事正文

泪目,回不去的乡村——2019年春节回郴州资兴老家过年随记

  • 2019-02-11
  • 329
  • 0

乡村的路建好了,房子建起来了,但热闹不再。好多人互相已经不认识了,好多地也已经找不到了。这才是乡愁...

家乡七里,现在已经改名为资兴市回龙山瑶族乡,新地名总是有点别扭,因为七里镇和原来的团结瑶族乡合并,团结和七里的名字都没有用,而用了道佛仙山回龙山命名乡名,保留了瑶族乡的建制,对于发展旅游,争取政策当然也是个法子。

一进入村里,就看到了省道上的旅游标识牌,分别是回龙山旅游区,半垄水库,曹里怀将军故居和千年学府观澜书院,还有中英文对白,可见当地政府之用心良苦。

(图:@独立摄影师-刘桀)

我从小在回龙山下长大,生于斯,长于斯,祖祖辈辈在山下讨生活,回龙山的山山水水,是那么熟悉而亲切,关于回龙山的点点滴滴,是那么记忆犹新,回龙山护佑着山下的父老乡亲,回龙山的水孕育着一代又一代人的生命,滋养着山下的儿女。

从这里走出去的人,不管走到哪里都对回龙山魂牵梦绕,回家探亲,只要有时间,都会登临山巅,俯瞰乡关那炊烟袅袅,寻找家乡的位置,看日出日落,看群山逶迤,看东江湖波光粼粼,看如碧月羞花一般的半垄水库,寻找童年的回忆,祈祷家人安康!

半垄水库位于回龙山下,是我实习过的地方,时间虽然不长,却留下了青春的记忆,留下了人生最美好的回忆。师傅们纯朴务实的作风感染了我们,他们的友善和热情,至今浮现眼前,挥之不去。

春天的杜鹃花,竹笋,蕨菜,久久地难以忘怀,恍如昨日。

曹里怀将军故居周边环境已经开始整修,虽然还不尽如人意,毕竟已经有了一个好的开始了。


曹里怀将军生于斯,长于斯,从这里走向革命的道路,一生坎坷,久经沙场,把毕生奉献给了革命事业,其传奇人生,可歌可泣。

将军经历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建,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湘西剿匪和解放重庆 以及抗美援朝等各个时期,可谓出生入死,战功赫赫,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其丰功伟绩必将永载史册,光耀千秋。

观澜书院,创建于宋代,正是理学繁盛之际,有宋一朝,崇儒重学,经济发达,文化教育科技艺术发展到了巅峰,特别是对书院的重视程度,是历朝历代不可比拟的,可谓书院建设闻风而动,蔚然成风。先辈为了保持家族的兴盛,高瞻远瞩,花巨资在回龙山下,程水源头,兴建书堂,以训族党之少俊,一时书声琅琅,人文蔚起,秀冠郴州。

从宋初创建距今近千年历史了,谓之千年学府,一点都不过分,这里走出去了一代又一代经世致用的人才。

清代名臣张之洞为书院赠联曰:

虽富贵不易其心,虽贫贱不移其行。

以通今学古为高,以救世行道为贤。

走进书院,体仰先人之志,不由深思,激励人心,吾辈当不忘初心,奋发有为,砥砺前行。

夜深人静的时候,踱步西廊古村,稀稀拉拉的灯火让我顿感落寞和悲哀。

春节之际,本来是欢欢笑笑,觥筹交错,人声鼎沸,而今夜,寂静得感到阴森恐怖,令人心酸,老辈人一个个离我们而去,新一辈要么另外建居,要么到城里打工,在新区购房,几百人的古村空空如也,不由叹惋。

这就是我的家乡吗?一个曾经车水马龙的千年古村,一个如今凋敝荒凉的乡村。

曾经的繁花和热闹成了昨日黄花。

岁月荏苒,物是人非。

初一开始,孩子们陆陆续续回来给村中留守老人拜年,大多数已经互不认识了。

深夜,对面村里的族侄加我微信,聊了半个时辰,感同身受,心酸不已。

她看到家园倾颓,人口寥落,心如刀绞,问我乡村振兴路在何方?

乡村路好了,新房建设起来了,人心散了,文化丢了,魂飞魄散,魂不附体,再也找不回来了。

医者仁心,她是医生,在深圳大医院从医,可以给乡亲治病,可是乡村这病怎么治呢?她忧心忡忡,夜不成寐,辗转反侧,最后一声叹息。

我们努力地走出乡村,这里是我们的根和魂,是我们的血和脉,如今回来却是空空如也,不由得扼腕叹息。

期间,走访了几个农业观光项目,一些企业已经进入乡里发展产业项目,甚感欣慰。

之后又和市里乡里主要领导同志做了半天交流,谈了一些意见和建议,关于产业发展,关于田园综合体,关于乡村旅游,关于景区建设,关于民生福祉………年轻的领导者们踌躇满志,准备按照规划踏实苦干,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和曙光。


秦巴君

2019年2月9日深夜于湖南郴州


文章关键词: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头条评论服务协议

共0条评论
加载更多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