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州一男乘客错过下车站点将司机打蒙导致车辆失控

据市公汽公司的初步统计,仅2017年至今,郴州市就已经发生了几起,乘客在公交车行驶途中对公交车司机进行拉扯甚至殴打,导致比较严重后果的行为。

这段时间以来,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故一直触动着大家的神经。经调查,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故原因系乘客与驾驶员发生争执互殴引发,这再次引发了市民对公交行驶安全的反思和关注。


11月5日,记者从郴州市公共汽车公司获悉,在我们身边,危害公交车行驶的行为其实也在不时发生。据市公汽公司的初步统计,仅2017年至今,郴州市就已经发生了几起,乘客在公交车行驶途中对公交车司机进行拉扯甚至殴打,导致比较严重后果的行为。有司机被一拳打晕,导致车辆撞上了人行道,还有司机被乘客打得鼻梁骨折。


640.webp (21).jpg

103路公交车行驶到万华路转新城路路段时,一名男性乘客成为错过了下车站点,要求司机停车让其下车,因要求未被满足,续而与司机发生争执,在争执过程中,该名乘客多次挥拳砸向司机的头部,司机当时被打蒙,车辆不受控制,撞向了人行道上的围墙和树木

市公汽公司保卫专干张强斌,从2016年开始,负责处理公交车上乘客与司机的纠纷。他告诉记者,从去年到现在,在公交车行驶过程中,乘客对司机进行拉扯甚至殴打,导致司机受伤、车辆失控就发生了4起以上。

2017年6月17日,103路公交车行驶到万华路转新城路路段时,一名男性乘客成为错过了下车站点,要求司机停车让其下车,因要求未被满足,续而与司机发生争执,在争执过程中,该名乘客多次挥拳砸向司机的头部,司机当时被打蒙,车辆不受控制,撞向了人行道上的围墙和树木,但万幸是,没有导致乘客或者行人受伤。事后,殴打司机的乘客被行政拘留10天。

2017年10月21日,因一名老人带着4个孩子在乘坐26路公交车时,未买票(孩子身高均达到1.2米)上车,在被公交车司机补买一张儿童票时,老人与司机发生争吵,然后出手两次拉拽司机的衣领,在燕泉路上导致车辆失控,撞上了停放在路边的小车。事后,老人家属赔偿了包括被撞小车在内的全部损失。

2017年4月4日,在53路公交车上,一名醉酒的乘客,因为不满司机提醒其往后走,前后多次出手殴打司机,导致当事司机鼻梁骨折。无独有偶,今年春节期间,在55路公交车上,一名醉酒的乘客在站外拦车,司机让其上车后,在行驶途中卡司机脖子,当时司机就感到头晕,幸亏司机处置得到,及时靠边停车,才没有导致严重后果。

张强斌说,这两年来,危害公交车行驶的极端情况还是偶有发生,如部分老年人不愿意给驾驶员检查老年卡的照片引发冲突,醉酒的乘客也容易给司机造成困扰。“我们对司机的要求是,发生争执后不要动车,有冲突时停车报警。因为司机要对整车乘客负责,一旦产生后果,就不可估量。”

委屈奖“太委屈”

为了安抚受委屈的司机,早在2010年,市公汽公司就为司机设立的委屈奖,对在纠纷中,能对乘客做到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公交车司机进行奖励200元。

“委屈奖金额不高,只是个安抚作用,不少司机宁愿不要委屈奖,也不愿意受不明不白的委屈。” 张强斌说,就在今年3月,一名公交车驾驶员在公交车行驶途中被一名乘客打了,该名公交车司机一直忍着未还手,因此,公司特意为他申请了委屈奖。这名公交车司机是一名在战场上立过三等功的退伍军人,他说:“我在战场上都没有被人无缘无故的打过,开公交车服务大众反而被打了。”

24路公交车司机廖志华是一名开了20年公交车的老资格驾驶员了,在他看来,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故中,乘客和司机都不够冷静。作为老驾驶员,他坦言,在他开公交车的过程中,虽然没遇到打人的情况,但让人生气的情况还是有的,如现在的人喜欢看低头手机,错过了站,又马上要司机停车让其下车,说不通还对司机进行责骂,“我都克制自己不和他们起争执,握好手中的方向盘。”特别气的时候,廖志华就和公司其他人,或者回家和老婆发发牢骚,平复心情。

市公汽公司北湖分公司经理危辉告诉记者,公交车司机挨打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甚至有可能对该司机造成长期心理影响,公司有些新入行的司机,在被打后,就直接放弃了公交司机这行业,一些司机被打后,甚至抗拒上车。从2015年开始,市公汽公司并加强了公交司机的情绪的疏导,不定期举行心理辅导课程。

“现在人们的素质越来越高了,但不能排除个别极端的人。” 危辉说,有时一点点不文明的行为,都有可能造成很严重的后果,因此希望大家能相互尊重,相互理解,“我觉得最好的乘车环境就是,我们把乘客当亲人,乘客把我们当家人。”

640.webp (23).jpg

正在行驶的公共交通工具对客体的保护范围与一般的场所有区别

湖南星河律师事务所诉讼部主任罗晓伟告诉记者,在法律上,对正在行驶的公共交通工具上,对客体的保护范围是与一般的场所是有区别的,在正在行驶的公共交通工具上,承载的是有更多乘客的一个公共安全,因此,对司机特别是负责整个全体承载的生命安全的司机进行殴打的话,其行为性质或者说过错责任是非常明显的。“我们不能苛求一个正在驾驶的司机被动挨打,因为按照正常情况,一个人在遭受侵害的时候,本能反应会做出一个回击,这种回击在法律上应该是可以保护的范畴。”

在罗晓伟律师看来,在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故中,殴打乘客的过失要高于司机,但作为公交车司机而言,他们所接受的驾驶培训和安全培训是高于一般驾驶员的,他的第一考虑应该是他的行为会不会对车内乘客造成危险,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故中司机的回击,从职业点而言还是有所欠缺的,因此也要承担相关责任。

罗晓伟律师说,在日常生活中,如果乘客和公交车司机发生争执,可以大致分为两种情况,一是车辆停靠后处于静止状态,对公共乘客的危险已经相对减小,这种情况下将启动治安管理处罚,治安管理处罚规定了,只要你殴打他人,不管是否造成严重伤害,只要有殴打行为,都要追究责任的,可以处以罚款也可以处以拘留。

而在公交车行进过程中,对司机进行伤害或者殴打,根据情况即使没有造成严重损失,也有可能按照危害公共安全未遂,从刑法上定罪,但量刑上考虑到没有严重后果,可以从轻处罚。如果殴打的行为造成了司机完全失控,没有办法安全进行驾驶,造成严重损失,就构成了犯罪,就将按照刑法相关条款进行处罚,最高可以判处死刑。

评论

相关推荐

微信 首页 投诉
关于郴州头条号| 侵权投诉| 用户协议| 联系我们| 意见反馈
©2003-2017 0735.com 版权所有 湘ICP备10002152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湘B2-20090002
郴州新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