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北湖】礼赞十九大写生采风·走进北湖

日前,郴州市举办“礼赞十九大”写生采风·走进北湖活动,本次活动由郴州市文联指导,市书画院、北湖区美术家协会、苏仙区美术家协会联合主办,活动特邀市区美术骨干作者、老中青年画家代表,共计30余人参加了活动。

本次采风得到了北湖区文联、南岭田舍的大力支持,活动分为现场写生及笔会两部分。采风人员走进了北湖区小埠古村采风写生。作者们结合自己的专业用油画、水彩、国画、线描等形式各自选取景点和角度、细心观察,精心勾勒,四十余幅作品把对大自然和家乡人文历史的理解和感悟定格到画纸上。

                







附:(湖南日报对郴州市北湖区小埠的介绍)      

生态学博士回了古村 

    从明朝永乐年间开始算起,小埠古村已经建立有五百多年。从现在保存下来的50余幢明、清古民居中,可以看到典型徽派建筑的特色——封火墙,显示了小埠古村先人移民的来源。 

    漫游在小埠古村,可以看到戏台、茶馆、书院、祠堂、寺庙、庵堂、古墓、凉亭、驿道、字纸塔、古井、花桥、百步七孔桥等建筑。进入一座建筑内,甚至还有大户人家待嫁小姐的闺房阁楼保存至今。村子里随处可见颇有年月的举人碑、拴马石等古迹遗物,默默诉说着小埠古村先人曾经的荣耀和起居生活。 

    小埠村民介绍,古村有“寨岭晓望”、“龙泉古庙”、“龙潭拥翠”、“塔立仁和”、“井秀花桥”、“深巷民俗”、“古墓垂青”、“老槐送客”等小埠八景。部分损毁,部分修复重建。 

    现在的小埠,古民居内有画家开的茶馆,门前翠竹掩映,室内古意盎然,印花门帘、野花、水草、鱼缸,可就着菊花喝茶。村前,有池塘,沟渠里有一尺来长的鱼快活地游来游去。湖心小岛有“秋水居”及农家乐,周末常有附近城里人来此休闲娱乐。湖边栽满木芙蓉,不时有野鸭滑水,白鹭飞过。 

    和一些荒废的或者单纯旅游开发的古村不同,因为新农村建设,小埠成了一座“活着”的古村。耕读是古村的传统,“崇圣书院”里有农村免费幼儿园,老师还把《三字经》、《弟子规》编了歌舞教给孩子们。 

    这些,都因为小埠村中出了一名生态学博士,外出经商多年,看到家乡破败,于是回乡投资新农村建设和生态开发。在村中见到这位邓辅唐博士,他说要从三方面建设小埠新农村:设施建设塑造基础条件、产业扶持引导长远发展、文化传承延续古村传统。 

    村边“长青亭”中,立着一座石碑。碑上刻文:“金山银水乃一时之富,青山绿水为万代之福……为谢政府爱民之心,永铭山青人寿之意,特在古樟与五百年古柏之间建此‘长青亭’,以示;切勿贪利忘子孙、要留长青给后人。刻碑为记,并立咒:‘凡贪利毁林者皆不得善终!’” 

    富商 武举人 花桥 赶龙 

    小埠村原本有一座“花桥”,村中俗语:“正月十五过花桥,摘朵红花生个仔。”旧时,每逢正月十五,从十里八乡赶到小埠花桥来求嗣的乡民络绎不绝。求子的人都要在花桥上插枝红花,于是花桥插满鲜花,成为当地一道风景。 

    邓圣久老人介绍,在清朝嘉庆至同治年间,小埠出了个有名的富商——京都太学生邓仁岳,其独子年逾四十仍无子。于是父子俩捐资修建石拱花桥,后来,一连生了三个儿子。消息传开,来小埠花桥求子的人就特别多。 

    “花桥”原意并非指桥上鲜花盛开,而是指桥的装饰的许多花样。桥身建有长廊,两侧有供路人休息的长凳,并有许多人文故事画。1975年,为修公路,拆除长廊,仅留桥身,改为水泥桥面。2009年,小埠村出生的邓辅唐为建设新农村,出资再修花桥,桥面北侧建有长廊供路人休息、避雨,南侧通车,恢复原花桥旧貌,同时整治桥下河道,整修河边古景,引清泉入河。 

    小埠村侧有寨岭,据传古时因常有土匪在此占山为王,也称“寨王岭”。寨岭顶上,发现有精美的砖雕和瓦当。清朝,小埠的邓益元以五百只羊智取寨岭,灭了土匪“李霸王”,受朝廷嘉奖,成免试武举人。后来,此人成为石达开的心腹部将,屡建奇功。现在,小埠村保存着的旗杆石上,还刻有“武举人邓益元”等字。 

    小埠村有龙王嘴泉,水质甘甜,被村民称为“龙涎”。每两年,冬天小埠都要赶一次龙,村中男女老少都要参加。赶龙当天,道士登坛作法,唤醒沉睡在村中的“龙”。晚上八、九点钟,锣鼓喧天,火把飞舞,村民高喊:“赶龙啰!”声势浩大的赶龙队沿着村后山脊出发,经寨岭、鹿岭、月岭,每到一个山坳就要杀一只鸡,并鸣炮、奏乐祭龙,直到天亮。不过,据邓圣久老人讲,自一九三九年开始,国民党政府破除迷信,村中便再无此俗。



来源:市文联

评论

相关推荐

微信 首页 投诉
关于郴州头条号| 侵权投诉| 用户协议| 联系我们| 意见反馈
©2003-2017 0735.com 版权所有 湘ICP备10002152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湘B2-20090002
郴州新网出品